91小妖

91小妖

 此所以旋转脏腑中之气化,而使之归于常也。此本虚寒泄泻之证,原不难治,而医者因其过午身热,皆不敢投以温补,是以屡治不愈。

问其心中服此热药多剂后仍不觉热,因思其疼在于两腿,当用性热质重之品,方能引诸药之力下行以达病所。诊断此乃肝中先有蕴热,又为外感所束,其热益甚,致胆管肿胀,不能输其胆汁于小肠,而溢于血中随血运遍周身,是以周身无处不黄。

乃因其服药呕吐,遂变通其方,重用生山药二两与生石膏同煎服。且山药饶有补益之力,又为寻常服食之品,以其粥送水蛭,既可防其开破伤正,且又善于调和胃腑也。

俾即原方再服一剂,至第三剂即原方加潞党参三钱、天冬四钱,连服数剂,身形亦渐撤消。”观何廉臣评语,虽亦推奖此案,而究嫌药量过重,致有南北分别之设想。

 其舌苔白而薄,中心微黄。 非然者则剂轻原不能挽回重病,若剂重作一次服病患又将不堪。

 大便通下一次亦未见溏,再诊其脉已近和平,惟至数仍数,和其外感已愈十之八九,而真阴犹未复也。效果将药连服六剂,周身之黄已退十分之七,身形亦渐强壮,脉象已复其常。

Leave a Reply